威斯尼斯人老品牌·主頁欢迎您 网站地图

logo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管理 > 前沿理论 > 医院经营
互联网医疗阶段性退潮示警
2021.04.07来源:张琨随笔

  今天读到麦肯锡3月31号发布的美国远程医疗服务应用报告。数据显示,随着疫苗大规模接种,医院和诊所恢复运营,美国远程医疗服务数量逐步下降。大部分医疗机构和医生的主要服务资源迁移回传统医疗方式,患者们也随之回归接受面对面的医疗服务。印证了前期Commonwealth Fund发布的观察,远程医疗服务量逐渐回归到疫情前水平。

  一、原 因

  这些研报表明,互联网医疗是目前主流医疗服务提供者在疫情阶段不得已的选择,当限制条件不在时,大多会回归到传统线下服务模式。我想这其中有几条原因。

  很多医疗服务机构并未系统性、长期性建立线上医疗服务的能力

  医疗行业有其特别的发展规律,行业规则和工作文化。传统势力非常强大,希望快速实现变化并不容易。另外,医疗健康是每个人的基本生命权、健康权,所有的业务模式在准入、运营、宣传、服务都受到复杂的监管制约。这注定在医疗行业里无法出现Big Bang式的改变,即便像Covid-19这样规模的全球疫情也只是在加快业务模式进化速度,而不会一下子从根本上改变什么。

  另外,大部分医疗机构并未构建起来互联网医疗的技术、产品、服务和运营的能力,也没有形成面向长期的互联网医疗经营发展战略。很多互联网医院项目匆匆上马,在功能上、用户界面和体验上,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上都存在问题和隐患,限制了大规模应用。也有很多项目是临时抽调人手和医生参与,并未对岗位职责、工作流程和激励机制有很好的思考和设计,也导致参与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团队敬业度低,新鲜劲儿过后出现懈怠。

  线上服务产品类型有限,解决问题的能力有限,产生的价值不高

  目前互联网医疗的几个主流2C服务,主打医患沟通的健康咨询,随诊,主打卖药、卖医疗器械的电商,和一些慢病管理服务。

  总体而言,咨询类服务业务深度不足,在整个医疗服务的价值链中太短,不能解决真正的医疗服务需求。很多从业者对医患服务的严肃性认知不足,低估了所承担的法律责任,和服务质量低可能产生的负面作用。互联网医疗的医患沟通更多价值体现在常见病、慢病和家庭医生的复诊、随诊方面。在线咨询更多体现的是诊前分诊、缓解焦虑和健康教育等非医疗级别的服务。

  %E5%A8%81%E6%96%AF%E5%B0%BC%E6%96%AF%E4%BA%BA%E8%80%81%E5%93%81%E7%89%8C电商相较前几年有了巨大的提升,但主要体现在物流速度和品类丰富程度的体验上。在合规性面前仍有巨大隐患。记得我在国家药监局组织的一次研讨会上表达一个观点,横向比较各国的%E5%A8%81%E6%96%AF%E5%B0%BC%E6%96%AF%E4%BA%BA%E8%80%81%E5%93%81%E7%89%8C电商服务,都把处方药作为单独审批、监管环节,因为滥用处方药可能带来的患者安全和社会问题非常多。所以呼吁在国家层面组织建设处方流转监督管理平台,技术上可以采用灵活多层架构的方式,但业务上一定不能放开对处方药的监督管理。

  最能够发挥互联网医疗潜力的慢病管理领域仍缺乏一些有号召力的玩家和有规模体量的业务产生。目前市场仍是%E5%A8%81%E6%96%AF%E5%B0%BC%E6%96%AF%E4%BA%BA%E8%80%81%E5%93%81%E7%89%8C电商打着互联网医疗服务的概念撑起的市值

  大众通过互联网医疗上能够获得服务产品有限,并不能解决大部分就医需求,自然也就不会买单。

  倡导者仍是政府、产业界和少数开明院长,缺乏主流市场群众基础

  疫情期间是很多互联网医疗项目的高光时刻,但仔细看,这些项目多是少数开明院长,与产业界在疫情前就在摸索和建设的工作成果的展现。整个互联网医疗市场仍属于早期启蒙阶段,并未成为医疗服务的主流模式。

  凑热闹,赶风口的一些医疗机构发现推进互联网医疗会对实体医疗业务、组织模式乃至经营方式产生影响,如果没有坚定的决心和资源的准备,也会打退堂鼓。

  主流医疗市场的提供方对互联网医疗的接受程度,采纳程度和应用、运营水平是制约下一步大规模发展的主要瓶颈。毕竟医疗服务模式的主导权在这些传统医疗服务提供方。

  各种政策支持落地仍需要一段时间,和疫情刺激可能擦肩而过

  虽然国家医保局在中央政策方面,各地方医保局在地方政策方面多有声音支持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计划将部分项目纳入医保支付范围。但在实际落地执行层面看到的案例还少。因此大部分互联网医疗公司仍然主攻自费医疗市场,这也是为什么消费型医疗服务成为很多从业者的突破口。

  我们的政策一般会滞后产业发展一段时间,疫情加速了各种支持政策的制定,但我仍担心这波互联网医疗服务利好政策的窗口期会因为疫情过去而偃旗息鼓。因此,需要政策制定者在思考政策的时候具有长期眼光,从更根本的业务价值和产业发展大趋势出发考虑,而不是迫于疫情阶段的政治正确才推进这些工作。

  金融资本对互联网医疗的热情来的快,去的也快

  除了少数有长期眼光和做产业布局的投资者,大部分投资者进入互联网医疗赛道是盲目的,只是根据一些简单的用户数据和交易数据就形成对行业发展的判断。疫情的促进下,的确各大互联网医疗公司的数据产生爆发式增长,但这种增势是否可持续性?是否能固化成稳定的,高复购率的服务关系?都是问题。

  看TelaDoc的股价在疫情期间暴涨和近期的暴跌就体现了资本对这个赛道的短视和缺乏耐心。这也是为什么业内几个大的标的一定要在疫情期间,趁着估值高,“人傻钱多“时完成融资或上市的原因。

  互联网医疗真正的价值来自于业务模式和商业模式的建立。围绕精准客户,设计好的服务和产品,打造可持续的盈利模式,长期合法合规经营才是一家互联网医疗机构支撑长期资本市场身价的基础。

  二、展 望

  虽然种种发展中的问题,互联网医疗并不会完全退回到疫情前的状态。数字医疗对传统医疗服务模式的改造方向是确定的,互联网与医疗服务的融合是螺旋式上升进化的。互联网医疗行业下一步走势有几个可能的方向:

  赛道更加清晰,部分对互联网技术深度应用的医疗机构会脱颖而出

  部分互联网医疗类型的业务会展现商业价值,尤其是围绕专科、专病互联网化改造的业务。疫情之后,部分比较适合互联网场景服务的专科或专病热度将会持续保持,业务和商业模式得到验证。这部分专科赛道将成为下阶段互联网医疗发力的主战场。

  由于部分医疗机构对互联网客户的吸引,与互联网业务和技术融合深度较竞争对手更深,在基础性和特色性互联网医疗产品和服务创新程度更好,这些机构将在区域市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而很多机构因为没有建立适应互联网时代的服务特色和服务能力,逐渐退化,沦为市场进化中被动的适应者。

  互联网医疗的非医疗服务生态将更细分

  互联网医疗发展早期,做什么业务,赚什么钱都没有形成定式,因此大家基本上是业务通吃,且一窝蜂一窝蜂的发展。所谓业务通吃就是自建尽量齐全的业务线,从技术开发到客户运营,甚至招募医生直接提供服务,工具、问诊、随访、电商什么都做。所谓跟风发展,是追逐政策风向,一会儿高层支持中医,就发展互联网中医院,一会儿高层号召扶贫,就发展基层互联网医疗。其实每个方向都是对的,都能成长出规模性的企业,但是否适合自己的资源和能力并不一定。战略没有定力,业务上什么都做是产业发展早期自然要经历的过程。

  但接下来,不同产业界的玩家经历了行业起伏这么多年后,应该能逐步找到自身的定位。

  技术赋能者。大部分以技术擅长的公司,利用自身研发资源优势,成为互联网医疗基础技术和特色技术支撑能力的组成部分。包括APP,小程序,也包括语音识别、云、AI工具等。

  流量/客户赋能者。有一些互联网医疗的玩家坐拥海量用户资源或高日活的流量入口。为合作的医疗机构提供更精准的用户来源,与合作伙伴共同经营与客户的长期服务关系。

  医疗项目/业务赋能者。利用医疗资源优势,或者医疗技术产品的拥有权帮助医疗机构构建覆盖本地区域内客户的新服务能力。包括医疗专家的导入(多点执业、远程查房,医联体等机制),医疗器械或产品项目的导入。这些新服务能力的特征是融合了线上、线下服务,物联网和互联网科技手段的新型医疗健康服务。

  品牌/服务标准赋能者。有些机构本身具有品牌和管理优势,可以将软性资源资产化,标准化,成为服务输出的一部分。建立类似特许经营、联盟会员等等服务合作模式。

  人力资源赋能者。再或者一些机构利用低成本人力资源的优势,或专业化人才的优势,做一些互联网医疗策划、建设、运营等阶段性目标任务的人力外包工作。

  疫情过后互联网医疗这波周期也会过去,短期内各种挑战凸显,但长期前景光明。作为致力于长期发展的玩家,需要在外界环境锣鼓喧天时保持冷静清醒,在低谷时保持信念,修炼内功,守正出奇。

“%E5%A8%81%E6%96%AF%E5%B0%BC%E6%96%AF%E4%BA%BA%E8%80%81%E5%93%81%E7%89%8C梦网”微信公众号
更多资讯 敬请关注
“%E5%A8%81%E6%96%AF%E5%B0%BC%E6%96%AF%E4%BA%BA%E8%80%81%E5%93%81%E7%89%8C梦网”微信公众号
行业资讯/文章页/相关阅读上
行业资讯/文章页/相关阅读下-防疫课堂
Copyright © 2004-2021  %E5%A8%81%E6%96%AF%E5%B0%BC%E6%96%AF%E4%BA%BA%E8%80%81%E5%93%81%E7%89%8C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5-000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192285 京ICP备:京ICP备15050077号-2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万泉河路小南庄400号一层 电话: 010-68489858